中国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中国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3 01:48:4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救援队到达一个地势较高的居民楼二层,将一名留守的10岁男孩和一位七旬老人救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洪涝风险是我们面临的众多风险中的一个,理论上风险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。因此,要有与风险共存的认识。洪灾风险的管控,不仅仅是政府的工作,也是每个居民的分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孩告诉救援人员,自己的父母在外地打工。8日起,家里一层就进了水,自己和奶奶一直在二层生活。起初,两人每餐还有菜可以吃。但从10日后,祖孙两人每餐可吃的只有面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鄱阳县政府初步统计,截至11日23时,全县受灾人口625886人,紧急转移安置71012人,集中安置1508人,需紧急生活救助33836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日7时许至12时许,陈辉所在的救援队已将70余名居民转移至县安置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南方地区为何降雨偏多?如何尽可能降低洪涝灾害造成的损失?新京报记者为此对话四位专家,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晓陶:中国防洪是“分级负责分级管理”。七大流域都有流域管理机构,负责流域的防洪规划,协调上下游、左右岸、干支流、城乡间的利害冲突关系,但是中小河流没有专门的流域管理机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怎么让防洪意识嵌入到日常工作中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印度洋海温异常影响,南方降雨偏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万艳华:我觉得还要建立新型的“人水关系”,单纯地防御不是办法,要留有充足的行洪空间,不是简单地建造一个30年一遇或50年一遇的防洪堤就可以。人类要善于把洪水“化害为利”——我们可以建一些地下水库,把雨水甚至洪水当作资源留存下来再利用,尤其是北方这些严重缺水的城市。